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旺夫小哑妻 > 576、和离了对彼此都好(2更)
  原本这种情况,薛炎更不能随便外出见风,可他们来宋家的时间够久,云淮心下十分过意不去,思量一番亲自去找宋巍辞行,打算带着外甥去住客栈,歇息几日再启程南下。

  结果被宋巍拦了,“阿炎病得不轻,你这么做对他没好处,更何况客栈只是个供人歇脚的地方,有诸多不便,云六郎若是不嫌弃我们家的条件差,不妨继续留下来,等阿炎的身子养好了再说。”

  于是云淮只得继续留下来,知道若是直接给银子宋巍和他夫人温氏都不会接,他让人去置办了不少东西,有取暖的炭,有做冬被的上等棉、京中时兴的料子、厨房里的一应干货……

  温婉得知以后有些好笑,跟宋姣说:“平日里瞧着云六郎飘逸出尘的,没想到竟然还是个居家好男人,他让人置办的那些东西,换你三叔都不一定能想到。”

  宋姣点头附和,“前儿丫鬟们还跟我玩笑呢,说云六郎虽然看着面冷,但其实是个心热的,他从不亏待手底下的人,也从不轻易板下脸来训斥谁,可就是……就是长得太仙了,让人不敢随意靠近他。”

  温婉还是头一次听人把“仙”这个字用在男子身上,可一想到那个人的容颜,又觉得这么形容再贴切不过。

  ——

  前些日子被唐府的一堆糟心事儿绊住了脚,徐嘉没空想别的,如今跟唐远一刀两断回了娘家,她闲暇的时间越来越多,掰着手指头算算,云六郎应该快要回去了。

  外面还在下着雪,徐嘉披上斗篷,抱着暖手炉去了嫂嫂宋芳院儿里。

  宋芳手里捧着本书,正在给他们家的小龙凤胎讲故事,见徐嘉进来,笑着让她坐,然后递了个眼色给徐静博和徐静仪,“怎么不叫人呢你们俩?”

  原本听故事听得津津有味的两个小家伙马上坐直了身子,冲着徐嘉异口同声地喊,“小姑姑~”

  “真乖。”徐嘉捏了捏侄子的小胖脸,问他,“刚才干嘛呢?”

  “娘亲讲故事。”

  仍旧是异口同声的回答,又软又糯,听得人心都酥了。

  这俩小家伙虽然长得不一样,可每次做点什么都喜欢一块儿来,常常让人啼笑皆非。

  “讲什么故事呢?说出来姑姑也听听。”

  “说、说一只乌鸦和狐狸。”徐静仪拧着小眉头,“乌鸦说什么来着?”

  她答不上来,就拿眼睛去看哥哥。

  徐静博和妹妹对视一眼,显然俩人都没记住娘亲讲的故事,只好异口同声对着姑姑道:“乌鸦说它忘词儿了。”

  徐嘉:“……”

  她没忍住,笑出声来。

  唐家也有个小人儿,比他俩大不了多少,徐嘉只觉得那小人儿不撒泼的时候还挺可爱,但比起自家这俩侄子侄女来,到底少了一股子让人心酥的萌态。

  宋芳合上书,瞅了眼这对不让人省心的儿女,“我这嘴巴都说干了,你们俩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行了嫂嫂。”徐嘉道:“他俩能乖乖坐在这儿听你讲故事,而不是像以前那样一个不留神就把屋里翻个底儿朝天,你就偷着乐吧。”

  小孩子拆家的本事,进宝刚会走路那会儿宋芳就已经领教过了,如今应付自家这两个,倒还不算吃力。

  她把书搁在炕桌上,端起热茶来喝了一口,问徐嘉,“唐家来的聘礼都退回去了?”

  “退了,一件不留。”徐嘉如今是无事一身轻。

  宋芳见她那一脸解脱的样子,不免发愁,“你这刚成亲就和离,想没想过以后怎么办?”

  徐嘉道:“我以后啊,就赖在家,让哥哥嫂嫂养着。”

  知道徐嘉是在开玩笑,宋芳却生不出玩笑心思来,她实在是为小姑子担心。

  原以为唐远是个好的,谁成想一个月就闹出那么多事儿来,简直比戏台上演的还精彩。

  时下女子和离了虽然还能再嫁,可和离过的妇人,名声多多少少受到影响,哪怕小姑子是侯门贵女,要想再挑个好的也不是件容易事儿。

  其实关于再嫁的问题,这些天徐夫人没少跟徐嘉说,她耳朵都快听起茧子来了,怕嫂嫂再跟自己长篇大论,当即开口道:“嫂嫂好久没回娘家了吧,咱们今日去那边儿坐坐,如何?”

  宋芳不解地望着她,“怎么突然想起来去宋府?”

  徐嘉面色坦然道:“我还是唐家二奶奶那会儿,舅爷对我多有照拂,如今我和离了,怎么着也得给人一个交代吧,我要这么不声不响的,人嘴上不说,心里能没点想法吗?”

  “这话倒是在理。”宋芳点点头,“可今儿雪大,要不等改天雪停了,我把静博和静仪都带上,特地去看看他们外祖母。”

  徐嘉去宋家是有目的的,她没办法挑日子,索性回道:“嫂嫂要是不方便,那我一个人去吧,反正只是跟舅爷他们解释一下我和唐远的事儿,也花不了多长时间。”

  宋芳想了想,还是把徐静仪和徐静博交给奶娘和丫鬟,自己换了身衣裳陪着徐嘉去往宋府。

  今年的雪虽然来得慢,下得却不小,刚清扫完的路面,不多会儿就铺了厚厚一层。

  坐在车厢内,隔着厚厚的车帘都能听到外面雪花簌簌落下的声音。

  外出行人少,街道上格外安静。

  马车在宋府侧门停下的时候,徐嘉没有急着进去,她上前向门房打探,“你们家那几位客人还在不在?”

  门房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

  徐嘉清清嗓子道:“就是云六郎他们,我……我有点事想请教那位擅长用毒的公子。”

  门房恍然大悟,“原本要走的,无奈薛少爷突然病倒了,云家主不得不在府上滞留,姑奶奶若是要找他们,不如先等等,容小的进去通秉一声。”

  徐嘉和离后,宋家这边对她的称呼便依着侯府来,唤一声“姑奶奶”。

  “不必。”徐嘉摆了摆手,“我要先去见夫人,你通传去青藤居即可。”

  门房应了声是,转身小跑着去往二门,再由二门婆子去通知温婉。

  天气冷,温婉哪也没去,早起便待在自己屋里,房梁上栓了悠车,小奶娃柒宝裹着厚厚的包被躺在里面,没人陪她玩她就吐泡泡,时不时地咿呀两声。

  温婉歪在炕上看了会儿话本子,有些犯困,正想眯会儿,云彩进来道:“夫人,唐……”似乎意识到称呼有误,忙纠正过来,“二门上的婆子说,徐姑奶奶来了。”

  温婉一听,睡意顿时消散大半,“快把人请进来。”

  徐嘉和唐远的事最近闹得沸沸扬扬,她一直想找机会问个仔细,无奈自家府上事多,柒宝又太小,丢不开手,她只能待在家里胡乱猜想。

  徐嘉和宋芳进来的时候,温婉刚把话本子收起来,站在悠车边轻轻晃着里面的小奶娃。

  听到脚步声,她松开手回头,没料到宋芳也跟着,有些意外,“雪这么大,你们俩怎么突然过来了?”

  徐嘉面露羞窘,“柒宝满月宴那天以及之后唐咏被毒哑我上门来求医,给你们家添了不少麻烦,如今我跟唐远和离了,就想着过来赔个不是。”

  “赔不是倒不至于。”温婉道:“不如你跟我说说你和唐远之间到底怎么了,还有,为什么会有人传言唐远纳妾,而且纳的还是……这应该是谣传吧?”

  宋芳下意识看了徐嘉一眼。

  徐嘉想都没想就摇头,“是谣传,唐远已经在公堂上解释清楚,他只是为了抓到杀害他大哥的真凶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该报的仇都已经报完,徐嘉没打算再在背后捅唐远一刀,毕竟从和离那一刻开始,他们俩之间已经形同陌路,就好像她不希望和离后唐远到处跟人说自己的不是,她也不想变成自己讨厌的那种人处处败他名声。

  “那既然是场误会,你们俩怎么还和离了呢?”温婉十分不解。

  “唐远为了把江氏送入大牢自损名声,已经没办法在翰林院待下去。”徐嘉心平气和地解释,“他即将被外放去宿州,不忍心拖累我,所以提出和离。”

  温婉嘴角微抽,现在的年轻人,怎么成亲和离跟闹着玩儿似的?

  徐嘉垂下眼睫,“其实经历过这些事,和离了对我们彼此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