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申老师 > 第145章 误把陈醋当墨
  杜云舒还是第一次踏足卢明凯的民宿,民宿内装修非常精巧雅致,足见民宿主人品味不俗。

  杜云舒进了民宿,便在心里暗赞卢明凯有品位,而非是一个被金钱宠坏的富公子。申文学评价卢明凯是个优秀的人,所言非虚。

  卢明凯问杜云舒:“要茶,还是要咖啡?”

  “就没有酒吗?”杜云舒觉得自己就像此刻的酒,不在卢明凯的选项里。

  卢明凯有些意外:“你一个女孩子讨酒喝?”

  “你这是刻板印象,女孩子喝酒就是坏女孩?”杜云舒笑着打趣。

  卢明凯急忙解释:“不是不是,我只是觉得你一个女孩子在一个男人的家里讨酒喝……”

  “难道你是坏男人?”

  卢明凯愣了愣,杜云舒也不再打趣他了,说道:“给我泡一杯咖啡吧。”

  “我还是给你磨一杯吧。”

  卢明凯磨咖啡的时候,杜云舒便坐在民宿客厅的布艺沙发上看书,不过看得心不在焉,眼睛时不时偷瞟卢明凯。

  卢明凯磨好了咖啡就开始煮咖啡,他高大帅气的外表赏心悦目,杜云舒情不自禁地看呆,唇边是愉悦的浅笑,直到卢明凯将一杯热咖啡递到她跟前来,她才回神。

  “在想什么呢?”卢明凯在杜云舒对面的沙发上坐了,问道。

  杜云舒当然不能告诉卢明凯自己刚才做了个花痴梦,她低头喝咖啡掩饰自己内心的激荡,喝得太急,被咖啡烫了嘴,卢明凯又赶紧去给她拿冰块。

  手忙脚乱好一阵之后,两人都算安坐了。

  卢明凯方才问道:“你说你是来和我谈生意的?”

  这对卢明凯来说的确很新鲜,一个女老师能和他谈什么生意。

  杜云舒猜到他内心小腹诽,笑道:“我是替我爸妈来谈的。”

  杜云舒的设想是希望杜橄和钟衷节假日的时候能在卢明凯的天湖山旅游景区演出。

  “这会是个不错的节目,”卢明凯很感兴趣,“一来弘扬了桃李市当地的民俗文化,二来也提升了银山旅游的品味……”

  银山的游客渐多,尤其是当下的旅游旺季,每天的游客量没有上万也有几千,杜橄和钟衷如果能够在天湖山上为游客们表演,对布偶艺术的推广会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

  而布偶艺术的表演势必还会让银山旅游项目不仅限于肤浅的吃吃喝喝游山玩水。

  “如果是纯粹的表演可能会显得很单一,久而久之也就枯燥无味,如果能和亲子旅游等结合起来,每个来旅游的家庭父母和孩子可以一起来学习布偶艺术,体验表演,会更有趣。”此刻的杜云舒畅所欲言,和卢明凯印象中的杜云舒竟显得很不一样。

  “我发现杜老师你其实挺有想法的,口才也不错。”卢明凯由衷说道。

  卢总,你终于发现了?杜云舒在心里问着,捧着咖啡低头喝着,卢明凯未将她脸上的小得意看到眼里。

  “你爸妈什么时候能到银山来,可以让他们试着在天湖山上表演几场,看看效果。”卢明凯提议。

  杜云舒忙附和:“好啊。”

  卢明凯又说道:“到时候把文学叫上,也听听她的评价,她聪明活跃,鬼点子多。”

  提到申文学,卢明凯眼睛里全是星星,这让杜云舒笑容显得无奈,但还是纠正卢明凯:“文学是金点子多。”

  因为苏立遥坚决不同意离婚,唐美静只能走法律程序。立案、开庭、判决……在等待与争取里,唐美静第二次离婚了。之所以能够起诉一次就判离,和派出所出具苏立遥家暴的证明有直接关系。

  离婚判决正式生效后,唐美静约出了申文学。

  还是在上次江畔公园二人偶遇的地方。

  唐美静坐在老地方,申文学来了,在她身旁的石块上坐下。

  江水滔滔,晚风徐徐,一切都如上次一样,不同的是唐美静的神色。她的脸上是如释重负的轻快和放松。

  “谢谢你,文学,”她向申文学道谢,微笑着,却还是流下两行泪,“我这前三十年,误把陈醋当墨,写了半生心酸……”

  “愿余生,你再也不被辜负。”申文学送给她最真挚的祝福。

  唐美静离婚的消息在实验小学里不胫而走,如果是过去,唐美静大概会很在意别人对她的看法和评价,但是现在唐美静自如了很多。

  这个选择是对的,她为什么要去畏惧流言蜚语呢?

  廖书恒原本想给唐美静些问候,但又担心唐美静会反感,唐美静与他在学校里遇见时反倒先主动和他打招呼,就像和任何一个同事遇见时的问候一样,她笑容灿烂,看起来热情,却又有客气的疏离。

  廖书恒看着唐美静同他打招呼,和学校里每个老师一样喊他“廖副”,看着她招呼之后若无其事离开,仿佛他们之间从不曾发生过那么多不愉快的事情似的。

  其实,他们之间除了不愉快,还有很多愉快,诸如那甜蜜的热恋,那婚姻里曾有的如胶似漆耳鬓厮磨……

  然而此刻仿佛都没有了。

  唐美静是放下了,用一段更失败的婚姻放下了第一段婚姻里的不平与纠结,这对于唐美静来说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肩头被人一拍,廖书恒回过头去,江新男微笑着站在他身后。

  “新男……”廖书恒有一丝欣喜,这是江新男要求冷静以来第一次主动来找他。

  “师哥,这个给你。”江新男给了廖书恒一个大信封,里面是一沓人民币。

  廖书恒不肯接,江新男直接塞在了他手里,说道:“之前师哥你帮了我家很多,欠你的钱我慢慢还,这里有一万块是我这些日子攒的,先来还你,其他的我以后……”

  江新男笑容清淡,不带任何感情色彩,这让廖书恒很受伤。

  “你欠我的钱可以慢慢还,欠我的情呢?”廖书恒低低地吼了一句。

  江新男的笑容僵了僵,迅疾凋残:“师哥最近和苏湜发展得不错,前尘往事又何必再去提起呢?”

  廖书恒郁闷着,愤怒着,想要解释什么,苏湜来了。

  她迈着轻快的步子,老远就甜甜地唤:“书恒——”

  江新男看了廖书恒一眼,调头走掉。

  廖书恒心里仿佛被谁抡了一记,就在刚才江新男看他的那个眼神里,他看到了一抹嘲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