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 第七百八十七章 福气包,已上线(二十二)
  当多了“真”男人,苏离觉得自己小仙女的人设正在奔溃的边缘。

  上一次,在原始世界里,当个男人,她还坚挺着保留着女人的娇柔。(这是她自个认为的。)

  这个世界,穿成一个好看的老男人,她却是彻底的放飞了自我。

  反正从外表看,一点看不出镇国公爷身上娘们的特性,就是一副不讲究的“糙”爷们。

  就像她现在一样。

  入秋之后的天气,早就凉飕飕的,大家都已经加上了罩衫,苏离也不例外。

  但她奇葩的是,手里还拿着折扇,时不时刷的打开,朝自己轻轻扇上两下,看着就觉得寒风刺骨。

  特别是,她一副文雅之士的打扮,脚步却是大开大合的迈着外八脚,高昂着的头彰显着她的与众不同。

  确实是“与众不同”,没看见街道上,只要是她经过的地方,路上的百姓都以一副看傻子的目光瞅着她。

  之前镇国公爷只是有些不着调,现在看来,似乎年纪大了,脑子也不好使了呢。

  腹议的话,没有人傻的往外说,眼神能表达就足够了。

  特别是,有人传言,镇国公就是扫把星,谁沾谁倒霉,就是看上一眼....

  啊,他们刚才可看了不止一眼呢。

  怎么办怎么办,赶紧回去洗洗眼才行。

  身后发生的事情,苏离一点没在意,她抬头看着自己今日的目的地,“状元楼”

  这座酒楼在京城中很有名气,特别是深受学子书生们的喜爱,不管是喝茶论诗议事,这些个自觉自己满腹经纶,才高八斗的学子们,都爱在这里以文会友,高谈阔论。

  不光因为这座酒楼的名字取的好,状元楼,状元楼,名字直白却寓意好,似乎在这里待上一会,科举的时候便能一举夺得魁首似的。

  还因为状元楼里确实是出过状元的,还不止一个。

  就在苏离驻足仰望门口的牌匾的时候,楼里的小二机灵的早早的发现了苏离的身影,顿时面上一僵,转头就往里小跑去。

  这个灾星怎么来了,夭寿了哦,他得赶紧通知掌柜的才是。

  其实也没多少人真实的见过苏离乌鸦嘴的场面,但人言可畏,又经过有心人的添柴加火,这谣言是越传越离谱....

  小二的动作,苏离微笑的掠了过去,抬腿就径直的朝二楼走去。

  还在楼梯间,楼上清亮的阔论声,铿锵入耳。

  一群学子中间,站着一位相貌平平的青年男子。

  别看这人相貌平平,但其说出来的话却格外的煽动人心,让人心思火热。

  这人苏离倒也了解几分,是常文青新收的关门弟子,口才超绝。

  苏离定足在原地,微笑的观看了一会,突然插嘴道:“这位学子的策论写的不错,但以你的人生阅历,似乎写不出这般惊艳的文章来吧....”

  苏离的话犹如一滴水,呲的一下掉进了油锅。

  被苏离指名的青年瞬间暴怒出声道:“士可杀不可辱,我的名誉不是你可以侮辱的,无凭无据你凭什么胡说八道?”

  苏离摇着折扇轻扇了几下,冷风吹起了她了头发,又顺着方向吹向了距离她最近的学子。

  这位学子身上穿的不多,被凉风一吹,立马打了个寒颤,身体更是迅速的离苏离远了好些。

  神经病啊,这么冷的天用扇子,附庸风雅不是这么用的。

  苏离将在场的视线都引到了自己的身上,觉着风头出够了,这才吊儿郎当的说道:“没错啊,我就是胡说八道的。”

  “你....”学子恨不得大声的怒吼一句,你这个厚颜无耻的....

  周围其他的书生跟学子也各个是气愤难当。

  谴责声,痛骂声接踵而来。

  只是....苏离表示咬文嚼字,她听不懂听不懂听不懂....

  刚才那位被苏离戏弄过的学子,眼里的火直接喷射到苏离身上,他拱手朝周围的友人学子作了一个辑,“感谢你们的仗义直言。”

  说完,又转身朝苏离坚定道:“这件事我不会就这么善了的,国公爷也不能....”

  像他们这种学子对名誉可比性命看的更重,所以以己推人,想想这种事情要是落到自己身上,他们只会更加的愤怒。

  这位,还能保持一定的风度,绝对的是心思沉稳了。

  听说他是拜大皇子府里的常先生为师的....

  比起最开始,这些学子书生们,对沉稳以对的这位学生,更添敬意。

  有几位有心思,更是在心里开始思索着刚才学生的提议。

  大皇子最近的一系列政绩,似乎表现都不错,长此以往.....

  就在这时,变故突生。

  谁都猜不到,谁都想不到....常先生的这位愤怒的学生,往前一步,似乎是想要对苏离近一步的质问,谁曾想,走动间,从他的衣袖中,掉落下一张陈旧黄纸。

  黄纸正好就落在了另外一位学子的脚边上。

  因为心思全在另外的上面,常先生的这位学生似乎并未察觉到有异样。

  直到....

  “啊...”

  “廖明怎么了?”

  “你自己看。”

  原本摇头晃脑,之乎者也对苏离的讽刺变成了惊讶的窃窃私语。

  常先生的学生也察觉到了不对劲,转头一看,便看到那张被自己妥善贴身放好的黄纸,在学子们的手里传递。

  他面色煞白,冷汗直冒,嘴巴上下张合,想要解释。

  他那瞬间的失态,被所有人尽收眼底。

  苏离也厚脸皮的跟着凑过去看了眼,瞪着眼睛夸张的喊道:“原来你抄袭啊...”

  刚才他们所作的策论话题,这位可说是他的新作呢,结果....

  纸张陈旧,文章下面还有出处落款,结果不言而喻。

  文人最忌便是此道,常先生的这位学生,这怕是要废了。

  大家掩面而走,顿时觉得羞恼万分,被愚弄的恼意,让他们的几张嘴瞬间掉转方向,对准了常先生的学生,连带着连常先生也受到了质疑。

  能收下这等学生的先生.....

  文人的嘴跟笔杆是能逼死人的,集中火力对准一个人的情况下,画面太美,不敢想象。

  苏离笑眯眯的摇了摇扇子,浮夸的演绎了一个纨绔的愧疚,道:“诶呦,我都是乱说的,没想到....谁能想到呢,他看起来可真正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