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农女有田超给力 > 第三百四十章 你最近好像又胖了
  第三百四十章 你最近好像又胖了

  看着跪在地上对着她磕头的那些人,白瑾梨受了礼,随后开口。

  “各位请起。大家一样,都是百姓,如今有难,我零食铺子有这个能力,自当出力扶持大家一把。”

  白瑾梨停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

  “但是我也告诉大家,我这个人不是烂好人,脾气也不太好,不喜欢平白无故的帮了人最后还被别人攀咬一口,若是下次再遇到这种挑事的,我出手只会比这次更狠。”

  “我知道你们如今过得不容易,我们零食铺子的施粥还会继续,只不过我也将话说清楚,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生病的,老人跟孩子可以多休息几天。至于其他人,我都会安排事情让你们做。

  若是不愿意的,觉得我苛待你们的,现在就走人。

  如果此刻没有走,被我抓到继续混在流民中挑事的,安排的事情做的粗心大意的,偷懒耍滑头欺负人的,我会毫不客气的收拾你们。”

  白瑾梨说完,旁边的林沉渊又是忍不住看了她一眼。

  此刻的她,身上有种别样的气质,特别的迷人。

  而且她的这个办法,真是相当的不错。

  那些流民整日里围坐在铺子门口,形象不好什么都不做,实在影响店铺里的生意。

  若是直接将他们撵走,又会落下话柄,惹的大家攻击零食铺子。

  只是一直供着养着他们也不是一回事,时间久了还会让他们生出惰性,变的习以为常起来。

  而让他们去干活,去自给自足,知道一切东西都是需要凭借自己的双手才能得来的。

  这样才是最正确的方式,也是帮助人的最高境界。

  “谢谢姑娘大恩,姑娘你可真是一个好人!”

  “姑娘你放心,只要能找到活干,能有口饭吃,能活命,让我们做什么都愿意。”

  “对,我们力气大,不怕吃苦,什么活儿都能干!”

  “……”

  那些人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开口表态道。

  “嗯,很好,现在你们排好队,一个个的在这里登记信息,稍后我会根据你们的信息跟特点帮你们安排事情。”

  “身体抱恙的也说一声,到时候会找大夫帮你们诊治。否则出了问题,概不负责。”

  “来来来,大家排队了。”一旁的小二趁机开始组织起那些人。

  那些人很快就十分有秩序的排好了队。

  “这两个人,再给我打一顿,打的狠一些,打完之后,直接丢出去。”

  “是,夫人。”

  众目睽睽之下,那两个惹事的人被当成了典型又是一顿毒打,随后被丢了出去。

  大家看着白瑾梨的行事作风,便知道她方才说的话不是作假之言,一个个也认真对待起来。

  围观的人议论纷纷的三两个人讨论着零食铺子跟白瑾梨的做法,随后也就逐渐的散去了。

  处理完这件事情,白瑾梨跟林沉渊又走进了铺子后面的屋子里,等待那些人员的信息。

  “娘子,方才的你,真美!”

  “那还不是因为有你在我身边,给了我底气跟力量。怎么样,方才处理这事,没问题吧?”

  白瑾梨看着他笑着开口。

  “娘子这么厉害,会让为夫很是没有存在感的。”

  林沉渊看着她笑起来时候眼中的星光点点,一时间被她的笑容晃花了眼睛,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不用,你就站着什么都不用做,就很有存在感了。”

  “而且,你知道吗,你最近好像又胖了。”白瑾梨被他的摸头杀撩的有些浮躁,不由开口。

  “我胖了娘子会介意吗?”

  “当然不会!你胖了之后,在我心里的位置更重了呢。”

  白瑾梨说完,就看到林沉渊俊美如斯的脸上露出一个清冷带着一丝魅惑的笑容。

  明明是两种极端的气质,此刻却毫不违和的揉在了一起,越发显得勾人夺魄。

  与此同时,他的双手揽着她的身子直接到了墙角,然后两手撑在墙上,漆黑如墨的眸子盯着她,俊脸逐渐靠近她。

  “咚咚咚……”

  被突然壁咚了的白瑾梨心跳的有点儿快,一双清亮纯净的眸子紧紧的盯着林沉渊,不知如何安放的双手抓着他胸前的衣服。

  就在她以为林沉渊要吻上她的时候,突然感觉耳朵旁边传来一阵酥麻感,随之还有一个低沉的声音传入耳中。

  “娘子,这所谓的霸道总裁式壁咚,我做的如何?”

  “……”白瑾梨。

  什么鬼?

  “我不知道玛莎拉蒂,兰博基尼,迈巴赫劳斯莱斯是什么车,但是我可以送你汗血宝马。”

  “???”这家伙怎么知道这些车名的?

  “我无法带你去商场,但是我可以将整个商街全部买给你,只要你喜欢。”

  “!!!”

  “我没有黑卡给你随便刷,但是我可以将我拥有的所有东西全部给你。”

  “……!!”

  “这些,你觉得如何?”

  “林沉渊,你是不是背着我偷偷的翻看我的总裁小说了?”白瑾梨小脸有些发红的问。

  “嗯,那天你睡着的时候,我翻看了一下。”

  “你喜欢一夜几次?”

  “林沉渊,你够了!”白瑾梨捂着脸不想说话了。

  堂堂一个古人,还是个高冷骚包的家伙,竟然被一本总裁文给茶毒了。

  哎,她后悔啊!

  早知道,就不应该让他看到这种奇奇怪怪的书。

  最起码,也应该甩他一本《农女有田超给力》让他看看。

  看他能翻出什么幺蛾子来。

  “娘子,怎么了?”

  “你……真是一个大傻子。”

  白瑾梨双手使劲的推开他,大步走到椅子那边坐下,随后又忍不住的咯咯笑了起来。

  方才的林沉渊,简直太好笑太可爱了叭。

  “???”站在墙边的林沉渊一脸的看不懂。

  什么意思?她这是生气还是开心的?

  也就是这个时候,门口的小二敲了敲门,随后走了进来开口汇报道。

  “主子,夫人,这个是方才登记的那些流民的信息。”

  白瑾梨拿起纸看了一眼,随后递给林沉渊。

  “相公,上面这些人的安排,还需要你帮忙。”

  “嗯,好。”林沉渊点头。

  那些流民大多都是穷苦百姓,没有什么特长,就是力气大,干活老实靠谱。

  当然,还有一部分人是有手艺的。

  有的人会编东西,有的人会砌墙造房子,还有人认识字,曾经在别的铺子里当过伙计。

  至于那些女人,也有几个人表示,她们会点儿针线活,或者有会做饭的。

  看着纸上写的那些,白瑾梨又开始跟林沉渊交流起来。

  她建议,那些力气大的,可以想办法安排着去码头搬运货物,帮零食铺子搬搬东西。

  会编东西的,就让他们去编锦鲤筐子,编的好的可以给钱。

  认识字当过伙计的,就安排在零食铺子里帮忙,或者让林沉渊安排到其他铺子。

  那些会针线活的女人,她则让小二先去准备一些刺绣要用的东西,然后让那些人上手绣锦鲤出来。

  绣的好,有真本事的,可以安排到成衣铺子里,或者按照她的要求缝一些新的东西当礼物。

  会做饭的,就安排着去帮忙做饭。

  她可是听林沉渊说过,这家伙不知不觉间,手中已经有了大量的资产跟铺子。

  让她惊奇的是,这家伙看起来不声不响的,其实机灵的很。

  他手中的那些铺子都没有写他的名字,别人就算再怎么查,也不会查出他有多少背景跟实力,只会觉得他是一个常人。

  但是实际上,那些铺子全部都属于他,至于铺子名义上的主人,也不过是他刻意放出来的烟雾弹。

  而里面他具体是如何操作,如何掌控那些铺子的掌柜,这就是他的秘密跟本事了。

  解决完了他们的吃饭干活问题,还有住宿睡觉问题。

  林沉渊索性在惠城零食铺子附近买了几处连在一起的半旧的宅子,安顿着那些人先住了进去。

  当然,不是免费入住的。

  接下来他们干活赚到的钱,有一部分是要用来抵押住房租金跟饭钱的。

  除了这些之外,余留下的钱才是他们可以拿到的。

  而那些生了病的人,林沉渊也请了大夫帮他们诊治。

  医药费是他出的,同样说是以后从他们赚来的钱里面扣。

  还有给他们的新衣服等等。

  那些流民原本无家可归,每天日子过的都没有盼头,活一天过一天的。

  如今突然有了这么好的人如此热心周全的帮助他们安排好了一切,可把他们感动坏了。

  他们又一次跪下给白瑾梨和林沉渊两个人磕头,说着感谢他们的话,并且将两个人牢牢的记在了心中。

  并且暗中发誓,以后这两个恩人若是有用得着他们的地方,他们一定在所不辞。

  大部分的人都是淳朴善良,知道感恩的。

  感受着她们真挚的情感和眼神中传达出来的感谢,这让帮了人的白瑾梨也觉得有种莫名的满足感。

  原来,帮助别人的时候真的能收获一份不一样的感悟。

  安顿好了流民之后,惠城的零食铺子又正常的开张营业了。

  因为流民一事闹的,很多之前没来过零食铺子买东西的人也对这里有了好奇之心,忍不住过来尝试。

  结果经过尝试之后,不知不觉间粉上了零食铺子里的东西。

  就在白瑾梨好奇禹州目前的最新情况时,惠城的原掌柜惠青云回来了。

  一想到他是刚从禹州那地方出来的,看着他脸上的憔悴,林沉渊跟白瑾梨给了他时间,让他先去修整。

  惠青云也没有拒绝,回到自己的地方洗漱了一番,又换了衣服之后才出来重新见林沉渊跟白瑾梨两人。

  “惠掌柜,你在禹州的那段时间里,都发生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