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再世为凰:重生庶女要逆袭 > 第535章 趋炎附势
  第535章 趋炎附势

  魏老国公脸色一沉,隐隐有发怒的迹象。

  “我是你外祖父!这就是你跟我说话的态度?你母后到底怎么教的!”

  景子初眸中涌动着深渊黑雾,语气森冷。

  “魏老国公怕是忘记了,我母后在我八岁那年就死了。”

  魏老国公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意识到自己竟对他产生了几分惧意,魏老国公心里有些恼怒,待他再看时,景子初又已恢复了平日里散漫的模样。

  “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外祖父,我知道这些年你心里有气,但是你身上也带着魏家的血,这是割舍不掉的!”

  “所以呢?你叫我来,到底想说什么?”

  魏老国公瞥了凤九离一眼,那意思很明显,想让她先回避。

  景子初冷冷道:“有话直说!”

  魏老国公着实被他的态度气得够呛,想起这些年来,他听到的那些传言,越发觉得,景凉已经无可救药。

  忍了忍怒火,魏老国公道:“你母后早逝,照理说,你的婚事也该由国公府帮你相看着,奈何我这些年身子不适,不理世事,你舅舅舅母他们也疏于关照你,才让你走上了歪路。如今你已经娶了太子妃,这婚事还是皇上亲赐,我也说不得什么,只是这女子到底上不得台面,我与你姨母商量过,让她把蔓妤嫁与你为侧室,毕竟是一家人,日后有她照顾你,我也放心一些。”

  景子初的脸已经完全黑了。

  他当魏老国公想跟他说什么呢,原来姓魏的这些人还盯着他的后院。

  正要说话,凤九离按住了他的手,笑吟吟道:“魏老国公想往太子府塞人,经过本太子妃的同意了吗?”

  他冷冷一哼,“身为太子妃,你的职责就是为太子打理后院,广纳姬妾,好为太子开枝散叶。如今你怀着身孕,不是更因为为太子纳妾吗?”

  在魏老国公眼里,凤九离就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卑贱女子,而且还是二嫁。若是他早知道,定然要阻拦她嫁给景凉。

  虽说这些年他们对景凉不闻不问,但是景凉到底也是他的外孙,国公府无法扶持他登基,但是自然也不能放任他不管。

  尤其他是先皇亲赐的太子,将来就算是景芝登基,他的身份也是个麻烦。只怕后世会因此诟病。

  所以魏老国公的打算,是把魏蔓妤嫁给他,一来也可控制住他,二来,也免得旁人说国公府趋炎附势,弃景凉于不顾。

  魏蔓青是要当皇后的,自然不能嫁给他,所以只能换成魏蔓妤。

  凤九离语气微凉,“哦?魏老国公这个想法,皇上知道吗?”

  他沉声道:“怎么?我这个当外祖父的,还不能主事了?”

  薄唇轻启,她缓缓道:“当然……不能!”

  看着他薄怒的脸色,凤九离勾了勾唇,道:“昨日魏小姐说,魏老国公生病了,想见见太子,所以我与太子这才登门拜访。可从我们进来到现在,魏老国公半句不问这十八年来太子过得如何,魏老国公倒是说说,你有什么资格管太子的事?”

  魏老国公那张老脸逐渐铁青。

  或许是久居上位,已经许久未有人忤逆过他,凤九离这一番话,足以让魏老国公怒火中烧。

  “你放肆!”他大声喝道,“谁允许你这样跟本国公说话!”

  凤九离只是笑了笑,神色倨傲,“我乃皇上亲赐的太子妃,这样与魏老国公说话,算是客气了。”

  她今日还就仗势欺人了。

  这老匹夫着实可恶,过去十几年对景子初弃之不顾,现在又妄想来插手他的婚事,当她是泥人不成?

  魏老国公被她气得胸口起伏得有些厉害,颤抖着手指着她,冲着景子初怒道:“这就是你看上的太子妃!一点规矩都不懂!”

  景子初搂着凤九离的腰,“我家九离说得有错吗?魏老国公,我今日来看你,不过是顾念着你是我母后的父亲,至于其他,还请魏老国公不要自作聪明。”

  等他们二人走了出来,后面突然传来一道花瓶碎裂的声音。

  景子初与凤九离相视一眼,丝毫不担心把魏老国公气出病来。

  照理说,景凉好歹是太子,也算是贵客,魏夫人理当在外面候着,可他们走出来时,却只看见了在外面等着的魏容安,以及一脸楚楚可怜的魏蔓妤。

  想起先前张牙舞爪的魏蔓妤,再看看眼前这朵娇弱的小白花,凤九离忍不住失笑。

  这魏家,说到底还是为了自己的名声,也为了制住景子初,不惜牺牲一个魏蔓妤。

  其实不管是魏蔓妤还是景子初,在魏国公府的人看来,都是随时可弃的棋子。

  对魏蔓妤来说,她虽是庶女,但是也是魏家的小姐,从来没有人像景凉这样三番两次地羞辱她。当众拒婚,害她丢尽了脸面,魏夫人更是给她下了死命令,她若是不能嫁给景凉,那就只能去给那些达官贵人当妾室。

  她明白他们的目的,可她也反抗不得。

  再说了,嫁给这个废物太子,也好过嫁给那些糟老头子。

  “太子……”魏蔓妤揪着帕子,泫然若泣地看着他,“之前是蔓妤不好,蔓妤不该对太子无礼,还请太子切勿怪罪。”

  凤九离轻笑一声,这是老的不行,又叫小的上了?

  这魏家,当真是利益至上,物尽其用。

  景子初没理她,倒是凤九离道:“难道魏小姐不应该跟本太子妃道歉吗?”

  魏蔓妤咬着下唇,眼里藏着几分淬了毒的恨意。

  就是这个女人,害得她被景子初一拒再拒,成了盛京的笑话!

  “太子妃说的是,蔓妤之前口不择言,不该污蔑太子妃。”

  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话,凤九离哪里感觉不到?

  这魏蔓妤的手段,还是没有魏蔓青高。

  就像此刻,那抹袅娜的身影走了过来,十分得体地朝着他们行了礼,道:“太子与太子妃来了,正巧时候也差不多了,不如二位便留在国公府用膳吧。”

  “不必了。”景子初却懒得跟她们周旋,拉着凤九离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