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锦绣农女种田忙 > 第5268章 商量对策
  夜里蹲守大白这件事,虽然杨华忠只是私下跟老王家人通过气儿,并没有去惊动村里的其他人,但是大白这样在夜里跑出去,而杨华梅又哭得呼天抢地,还是有不少左邻右舍壮着胆子出来看热闹。

  “孩子不听话,跟他娘吵了几句又赌气跑掉了。”

  这是王洪全对前来看热闹的邻居们给出的说法。

  好不容易把邻居们给打发了,关起院子门和堂屋门后,王洪全叮嘱杨华梅:“你要是不想大白被全村人绑住弄去被火烧了,就不要这样哭。”

  杨华梅愣了下,随即捂着嘴哽咽。

  她真的做梦都不敢想那个祸害全村的怪物竟然是自己的儿子大白!

  “这孩子到底是咋回事啊?这段时日可有啥异常?”

  毕竟是自己的亲外甥,杨华忠也不想把他推出去接受众人的惩处。

  所以但凡能救,就不能轻易放弃。

  王洪全认真回想了一番,道:“这孩子这段时日也没啥异样啊,还是跟往常一样该吃吃该喝喝,日上三竿还在睡懒觉,成日里啥事都不做,就一个人耍。”

  “他喜欢家里的那只养了五六年的花猫,每天都要逗猫耍,我看着他笑嘻嘻的样子,还很放心,至少没有像去年过年那阵子般火爆脾气了。”

  王栓子也回忆道:“我白天里几乎都在学堂,极少跟他说话,但夜里回来吃饭的时候也会打个照面,从我眼睛里也没看出他有哪里不同。”

  轮到杨华梅的时候,杨华梅也是摇摇头:“一点儿异样都没有……”

  突然,她抬起头来,“那只花猫呢?我好像大半天都没看到它了,平常灶房里养了泥鳅黄鳝它就急得不行。”

  王栓子道:“走,去大白屋里找找!”

  几人一块儿进了大白的屋子。

  刚推门进来,就被一股刺鼻的腥味儿给熏得差点作呕。

  “这屋里啥气味儿?”王栓子捂着鼻子问。

  王洪全痛心疾首的道:“还用问嘛,他老是跑去咬家禽家畜,肯定带回来一些血腥气。”

  “不是,是猫……”杨华梅颤声道,指着不远处桌子底下。

  桌子底下,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

  “真的是咱家的老花猫!”杨华梅捂着嘴,趴在王栓子肩上,再次痛哭出声。

  王栓子扶着杨华梅,盯着桌子底下的死猫,眼底都是惊恐,脸上却布着一层极为复杂的神色。

  把一只家养了五六年,陪伴着自己长大的,性情温顺的老花猫一口咬断脖子吸干血,这还是人做的行径吗?

  大白这个儿子真的是没救了,就算找回来都没救了!

  “这孩子是咋啦?这是鬼上身了?咋整这些事儿啊?”

  王洪全把那只血淋淋的老花猫从桌子底下拉出来,看了眼,放到一旁的桶里,痛心疾首。

  杨华忠沉默着,打量着这凌乱的屋子,脸色铁青。

  “梅儿,你都多久没来给他收拾屋子了?”他突然问。

  杨华梅止住哭,“大概五六天了吧,这孩子的性格跟小黑不同,小黑小时候喜欢哭闹,还霸道,可小黑其实很憨。”

  “大白打小很温顺,性格也绵软,可这孩子啥事儿都喜欢兜在心里,长大一些他的想法比小黑多多了,小黑屋子我可以随便进,大白的屋子,得他点头了我才能进来帮他收拾。”

  杨华忠叹口气,“这屋子已经不是屋子了,简直就是个魔窟,你们看看这些是啥。”

  他指着床上一个盒子里装着的东西对王洪全和杨华梅他们道。

  王洪全他们来到床边,看到盒子里装着一条条黏糊糊的类似于管子的东西。

  “这是啥玩意儿啊?”王洪全问。

  杨华梅更是忍不住伸手从中拿了一根在手里打量,中间是空的,捏在手里软哒哒的,还有点淡淡的腥味儿,上面粘着一层类似于丝的东西。

  “这是喉管。”杨华忠道。

  “他咬断了那些鸡鸭的脖子,不仅吸血还顺道把家禽的喉管给掐断抽出来玩耍了呢!”杨华忠又道。

  “啥?”杨华梅吓得把手里的那根喉管甩出十万八千里了。

  “走吧,咱回堂屋说话。”杨华忠道。

  王栓子道:“梅儿,我和爹跟三哥去堂屋商量事情,你留下来把大白这屋子收拾下,不然明日来了人看到就不好了。”

  杨华梅把头摇得跟什么似的,“我不敢不敢,你陪我一块儿……”

  王栓子叹口气,“那就等会咱再来收拾吧,先去商量事情……”

  杨华忠道:“也没啥好商量的了,当务之急就是要先找到大白。”

  从来不对孩子们发脾气的王栓子有些恼怒,咬牙道:“要我看,那畜生没必要找了,让他自生自灭算了。”

  “可若真是让他在外面,我担心他还要胡来,到时候又得给十里八村带来损失,这可真是让人为难啊!”

  杨华梅抹着泪,期期艾艾,完全没有了主意。

  “找回来又能咋样?他咬死了村里人家那么多鸡鸭,还把大牛哥家的猪给咬死了,找回来了咱还得赔人家钱啊!”

  “要是大家伙儿把他当怪物绑了要烧死他,那咋办?”

  找回来就要承担后果,不找回来,有担心他继续危害村里,公之于众吧又不忍看他被烧死,可隐瞒不说,又觉得亏欠了村里人。

  老王家三口人这会子是真的陷入了纠结中,就差没拿脑袋去撞墙了。

  “老三,你是里正,又是大白的舅舅,你见多识广,主意也多,这事儿你看该咋办?咱都听你的!”

  最后,王洪全只得求助于杨华忠。

  杨华忠斟酌了一番,道:“我的想法是,这孩子会不会是中邪了或者病了啥的,眼下咱第一步还是要先把孩子找回来,带他去看大夫,看看是啥情况再做决定。”

  “要是病,能治咱就算炸锅卖铁也要给他治。”

  “要是不能治呢?”杨华梅紧张的问。

  杨华忠道:“烧死,你们舍得吗?”

  杨华梅疯狂摇头,眼泪压根就没停止过。

  王洪全道:“要是当真治不好,我就在家里盖间铜墙铁壁,把他锁在里面,让他一辈子都不能出来为害乡里,留他一条性命。”

  杨华忠叹口气,“这个……等先把人找到再说吧,既然要去找人,仅靠咱几个是不行的,所以老四和永智他们,还有你们家两个女婿,都得知会一声,让他们帮忙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