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逆袭再现 > 第526章 让人纠心的玉石天团
  “小虎”

  “小虎”

  众人听到qiāng声在人群中炸响之后,纷纷向小虎围过来,嘶吼声在夜空中久久回荡。

  “他们已经无路可逃了,把他们赶下海,喂鲨鱼!”五哥听到对方的悲鸣之后,发现他们上了绝路,大声喊道。

  “呼啦啦”

  五哥带领的马仔分散开来纷纷向海边压来。

  “我草泥玛,和府众将,端起qiāng,屠了天宇的人!”张云霄急眼的吼道。

  随后,众将抠动板机,一梭子搂到底。

  “哒哒哒”

  五哥的人再次被压制回去。

  随后,张云霄一边催促大家上游艇,一边向五哥的人疯狂搂火。

  “快点,快点,都上船!”张云霄站在没过膝盖的海水中,急切的说道。

  “哗啦啦”

  6座的小艇,实在是载不了9个人,因为船舷已经压得很低,严重超过吃水线,看来所有的人不可能都上船,况且小虎被静静的躺在中间,更是占去了并不大的空间。

  “泰神,你也上船。”张云霄冲着无动于衷的宇文泰说道。

  “我jb不上船,我扒着船舷就行。”说着,宇文泰朝船头走去。

  “那行,我也扒着船舷。”张云霄觉得是个办法,回道。

  随后,小船启动,宇文泰和张云霄没上船,而是一左一右扒着小船的船舷,大部分身体没入海水中。

  “嘟,嘟”小游艇的汽笛声响起,船头切开水面,形成的浪花纷纷向后掠去。

  “哗啦”

  突然,几道强光打来,打在小游艇上,随后传来吼叫声。

  “他们在那儿,扫射!”程平他们已经上了海滩,正疯狂的朝这边奔来。

  “还击,扫他们!草他玛的。”张云霄看不清岸上有多少人,但程平的吼声,他听得清清楚楚。

  “哒哒哒”

  “嘭嘭嘭”

  双方火力交织,声音不绝于耳,小游艇周边不时泛起浪花。

  “啊”

  “嘭”

  突然小船尾部发出一声惨叫,一个人影直接栽了下去。

  “谁?谁特玛的栽下去了?”张云霄抓在小船船舷中间靠前的位置,但漆黑一片的海面,他确实没看清是谁中qiāng后栽了下去。

  “好像是小童。”船上有人说道。

  “嘭嘭”

  两声巨响,随后小船的螺旋浆传来震颤,船尾瞬间鲜红一片,随后被海水冲淡。

  被螺旋浆打了两下之后,小童直接沉入海底,再也没有漂起来。

  “小童,你特玛的咋了?”坐在船头的鲁兵,在摇晃的小船上,爬过躺在小船中间小虎的身体,来到船尾,但他看到的只有浪花朵朵,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小童,你在哪儿?我下去拉你上来!”说完,鲁兵就要跳下去。

  “呼”

  小龙一把把鲁兵拽了回来,吼道“你特玛的傻啊?赶紧走了,老五他们一开qiāng还能够着我们,我们不能都葬身海底吧!”

  “小童不是你的人,是吗?你特玛的不用伤心,是吗?我把他带出来的,我就得把他带回去。”鲁兵一阵嘶吼。

  “我特玛的能不伤心吗,小虎不是也没活着回来吗?小虎与我的情谊不比你与小童的薄,小虎现在就躺在这儿,你现在问问小虎,我伤心不伤心?我特玛的拉你,是怕你再出事,你懂吗?”小龙死死拉着鲁兵,没敢松手,泪流满面的吼道。

  “”鲁兵瞬间无语,呆呆的立于船尾。

  “你特玛的坐下,别再栽下去了,我们已经受伤不起了。”小龙看着发呆的鲁兵,直接把他按了下来。

  “呜呜”

  “啪啪”

  扒在船舷上的张云霄,悲恸不已,满面泪痕,嚎啕大哭,不停的拍打着船舷,看着兄弟被大海吞噬,张云霄也无能为力!

  “操他大爷的,举qiāng齐射,为死去的兄弟祭旗!”张云霄泪流满面的嘶吼,随后直接将滚烫的qiāng管在海水中冷却,众将朝着海岸射去。

  “哒哒哒”

  船上将士,一搂到底,雨点般的弹片落向海岸。

  这也是离开小岛最后的qiāng声了,但无济于事!

  游艇在慢慢加速,离海岸线越来越远,也离小童出事点越来越远,小岛在人们的视线中越来越模糊,最后变得漆黑一片。

  广州一役,可以说是杀敌1000,自损800,双方各有损失。成长中的小虎命丧他乡,和府眼线小童葬身海底!

  愿逝者安息!

  三天后,张云霄捧着小虎的骨灰回到和府!

  小虎的骨灰盒摆在和府会议室的一头,前面摆着小虎的遗像,和府的众将士分列于长条形会议室的两侧。

  会议室的气氛阴霾无比,个个阴沉着脸,最为伤心的是武振国和鲁兵,因为死去的兄弟是他们带出来的,他们之间有着特殊的感情,这也是人之常情。

  武振国和鲁兵始终在流泪,心中也在滴血,最好的兄弟离他们而去,内心的伤痛自不必多言,关键是人死不能复生。

  到会的人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多,不管是和府原班人马,还是与和府有着密切合作关系的都到场了。

  最原始股东彪子和郝杰坐在第二、第三把交椅上,其他的座次似乎无规律可循。

  元老级人物李万三与彪子相邻而座,他仅次于彪子和郝杰,因为他参与到公司来也是比较早的。张海涛与郝杰比邻而坐,他有这个资格,虽然战绩不突出,但忠心耿耿,任劳任怨,而且是较早的“革命者”,王世祖也来了,他与李万三、张海涛,是同时期加入和府的,但只占股份,不参与经营,所以王世祖并没有往前凑,而是很知趣的坐在人群中。裤裆专家孙武厚着脸皮,挨着李万三而坐,因为他们哥儿俩有着不可分割的共同爱好!

  当然,志峰、鲁兵这些和府高层也悉数到场。

  会前,新近加入和府的张凯、袁建邦,紧密合作伙伴李四、刘武散坐其间,与张云霄有个过节的装逼达人、如今的合作伙伴肖勇,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固a小财神何兵,带着骨干也到场了。

  江湖人士陈光,想来,但坐次难定,他只好以电话相慰!

  参会者,都很自觉的在左胸前戴上一朵小白花,上身都是身着清一色的深色西装。在开会前,没有一个窃窃私语的,个个表情肃穆!

  “咣当”

  会议室的门被弹开,张云霄双眼通红的走了进来,他直接走向会议室的第一把交椅,落座,紧随其后的宋叔,仍然如故背着手,伛偻着身躯,坐在张云霄身边,这很明显,在和府,不管宋叔是几把手,他的地位仅次于张云霄了。

  刚落座的张云霄,抬头就能看到会议室另一头小虎的遗像和骨灰。张云霄用犀利的眼光扫了一圈之后,心情极为沉重的说道“请起立,为死去的兄弟默哀一分钟!”

  “哗啦啦”

  众将士起立,个个低头无语。

  “默哀毕!坐下吧!”

  张云霄话音刚落,众将士再次坐下。

  随后,大家的目光聚集到张云霄这儿。

  “啪嗒”

  张云霄从裤兜掏出一包烟,点着,随后把烟盒连同打火机直接扔在桌子上。

  “呼”

  张云霄猛抽了几口烟,之后,才开腔。

  “和府发展到今天,能坐在一起的都是缘份,更是打不垮的兄弟广州一役,事情经过我不再说了,人给截回来了,但损失两位好兄弟,我带的队,我检讨,我向大家赔不是!”随后张云霄起立,向大家深深躹了一躬,落座后,接着说道“兄弟为和府而死,那和府就得记住兄弟,就得替兄弟报仇,无论何时,我都不能忘记两个兄弟在我眼前倒下的情景报仇是肯定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不一定是现在今天招集大家,不为别的,还是为了兄弟的事,是另一拨兄弟,在幕后为和府挡qiāng的兄弟,如今这拨兄弟落难他乡,我想把他们接回来,大家看看有什么意见?”

  张云霄说完,鹰隼一般的双眼扫了一圈,没人哼声!

  “”一向以利益为取向的何兵,快速咽了两口口水,停顿片刻,问道“云霄,你说为和府挡qiāng的兄弟是玉石天团吧?”

  “对,就是他们。”张云霄面无表情的回道。

  “我倒不大赞成接回来!”何兵直接回道。

  “何兵,你是啥意思?没有玉石天团,姚圣就不会倒,你何兵能安稳的睡觉吗?”武振国一听,眉头一皱,偏头问道。

  “振国,姚圣咋灭的,玉石天团功不可没,但我给钱了,事两清了,在这个会议上,我何兵就jb岁数大点,论其他的没有功劳,也不是江湖人士,更没有发言权,说有关系,那我修理厂有和府20的股份,我希望和府平平安安就行。”何兵不急不躁的回道。

  “草,你jb就是一个纯粹的商人?风雨来了不还是靠兄弟帮忙吗?风雨过了就不认兄弟了?当兄弟有难,你就拿钱说事,再有难,那以后还有人帮你吗?”新生代的鲁兵极不赞成何兵的想法。

  “草”何兵瞬间无语。

  随后,会议室一片沉寂。

  “咕噜咕噜”

  宠辱不惊的宋叔只顾自个儿喝着茶水,随后就是吧嗒吧嗒抽着烟。

  何兵的发言,不赞成接回玉石天团,这并不等于说何兵不通人情,而何兵确实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商人,他非江湖人士,所以他考虑问题的出发点是不一样的,遇事用钱说话,这是他处事的原则。

  “接回来搁哪儿?”孙武插了一句。

  “草你大爷的,能接回来,就有地方搁,你的意思不愿意接回来?”李万三与孙武意见完全相反,拍着桌子反问道。

  “草,万三,你特玛的别冲我发火,接还不是接我特玛的没意见,自从与姚圣整的那一把,玉石天团已经隐名埋姓,远走他乡,为什么?你想想为什么?”孙武几乎针锋相对。

  “不就是通缉在案吗?”李万三立即回道。

  逆袭再现

  逆袭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