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最强非人类 > 第两百七十章 一滴血
  崩!崩!崩!

  天空传来三声巨响,血海砰然炸裂,化作无数血光飞散消失。

  那片血海,炸裂开来,引发了一场血雨纷纷洒落,光芒点点,猩红的雨点落下来,让城内无数人目瞪口呆。

  “血海崩溃了。”

  “妖邪被诛杀了吗?”

  不少人惊惶不安,看着天空下起的血雨,一个个都在猜测,那个妖邪有没有被诛灭。

  在城内,一位老人正呆呆的看着这一幕,一脸的懵逼。

  他就是之前卖给夏炎豪宅的老剑客,瞪大了双眼看着天空下坠落的血雨,刚刚一幕可谓是震撼人心。

  特别是那一幕血海滔天的可怕景象,血云几乎笼罩了整个八荒剑城,让无数人惊魂未定。

  最重要的是,这位老剑客脑袋里想着一件事,那就是他清楚地记得血光是从他之前的宅子里面冲出来的。

  这才卖出去,眨眼就出了这等状况,让这位老剑客心里不得不多想了。

  “那血海,是从那里出现的,难不成...”老者背着一把古剑,面色凝重的看着那个方向。

  原本的豪宅不见了,化作废墟,露出一个深坑,冒着浓浓的烟雾,灰尘遮蔽了四周。

  老人怀疑,这次突然出现的血海,肯定跟之前买走豪宅的那个青年有关。

  “剑主,妖邪被诛灭了。”

  此时,天空上,八道强大的身影浮现,立于八个方位,八荒剑阵仍在运转着,搅碎剩下的大股血云。

  其中一位剑者面色轻松的说了句,看向那位主持剑阵的老人,正是八荒剑城的城主,也称之为八荒剑主。

  “不!”八荒剑主摇摇头,眉头深蹙,说道:“刚才那片血海里面藏着一股极其可怕的气息,妖邪必定没死。”

  “什么?”

  “还没死?”

  其他几位主持剑阵的人一听大吃一惊,骇然的看向四周洒落的血雨,血海已经破碎了,为何还没死?

  “不肯能吧?”一位中年剑客惊疑道:“八荒剑阵的威力,加上剑碑的增幅,那妖邪再强大也会陨落其中。”

  “血海都溃散了,那股气息已经消失,妖邪肯定是被剑阵绞碎了。”

  不少人赞同这个观点,对于八荒剑阵的威力很了解,自然有着信心,不相信那个妖邪还能活着。

  但那位八荒剑主的面色越来越凝重,他说道:“不可大意,方才我感应到血海中那股可怕的气息,一闪而逝,并非被剑阵诛灭的。”

  “兴许,妖邪还在隐藏。”他一脸郑重的提醒。

  大家一听顿时凛然,纷纷归位,主持着八荒剑阵,封锁整个剑城,甚至加快了血云和血雨剿灭。

  只见,漫天剑气肆虐,横扫而过,击溃了一片片破碎的血云,瞬间清扫一空,彻底恢复了过来。

  整个剑城上空,再没有一丝血云存在,血雨也跟着停息了。

  “完了吗?”

  大家心里都闪过这个念头,想着,是不是打完了,那个藏于血海中的妖邪是不是已经给被诛灭了。

  正当众人在思索猜测之际,城内一个小巷里走出了一名青年,浑身狼狈,身上衣甲破裂,正在修复。

  这人正是夏炎,刚从坑里爬出来,身上的伤痕已经修复完成,看不见伤痕了,唯有青铜魔甲还在缓慢修复着。

  也不清楚为何,这件魔甲并没有产生器灵,只是有着一种奇特的性质,仿佛是一个活物一样,可以生长,可以修复。

  夏炎扫了一眼虚空上消失的血雨,脸色不好看,特别是看见八荒剑阵还没撤去,心里忍不住一凛。

  他暗想,难道是被发现了,竟然还没撤出剑阵,那一座古老的剑碑绽放出无量剑光,剑意冲宵。

  这股剑意,给他极大的震慑,不敢有丝毫的异动。

  因为他现在正处在八荒剑阵的中央区域,一个不好可能会引来剑阵的可怕剑气绞杀。

  “血海消失了。”夏炎喃喃一句。

  刚说完,神色一动,忽然惊讶发现,头顶正落下一滴鲜红的血液,正好落在他的面前。

  这是一滴血液,不仔细看,还以为跟四周正在消散的血雨一样,但夏炎感觉不一样。

  他两眼瞪大,看着停在眼前的一滴血,鲜红欲滴,透着一丝丝异香,血滴里面蕴藏着一种奇异的现象,仿佛有着一个画面。

  “这是什么?”夏炎惊疑不定,不敢贸然上前。

  这滴血来的太诡异了,好像血海崩溃后竟然落在了面前,它并没有跟其他的血雨一样消失不见,反而漂浮在眼前。

  小小的血滴,通体晶莹,泛着猩红的光泽,有着一丝一缕特意的香味扑鼻而来,让夏炎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我去,这东西该不会是血海的精华吧?”夏炎忽然蹦出一句。

  此时,肩膀上的九色鹿同样犹疑的看着眼前的一滴血,诧异无比,感觉它很不凡,蕴含着一股磅礴的力量。

  “你小心,这滴血不同寻常,好像跟之前的黑骷髅有关。”九色鹿忽然提醒了一句。

  这话让夏炎心头凛然,眼里都冒出一股警惕的光芒,甚至有着一种要绕道走的想法。

  嗖!

  然则,还没等他想明白,远处传来一道破空声,有强大气息快速接近,立刻惊醒了他。

  “是那个老剑客?”夏炎眼神一凝,看到了正快速破空而来的那位老剑客,就是之前卖给他房屋的那个老人。

  看到他正快速接近,夏炎面色变了变,看了眼前漂浮的一滴血,咬咬牙悄然收入掌心。

  唰!

  下一刻,一位背剑老者落在面前,眼神古怪的打量着他。

  “老人家,你这房子是不是不祥啊,我才刚刚过来,还没入住就发生这种事情,我要退房。”

  夏炎见着老人,不等对方开口直接说出这番话,脸上还露出一丝愤怒地表情,仿佛被欺骗了一样。

  老人打量了他几眼,深吸一口气,面上闪过一丝尴尬,好像感觉也是,刚卖掉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但他眼里闪过一抹疑虑,难道,刚刚发生的跟眼前的小子没关系,血海邪物本来就藏在房屋底下?

  “年轻人,别生气。”老者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老朽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这样吧,作为赔偿,我给你一枚八荒剑令,可以随意参悟剑碑,不受时间限制,你看怎样?”

  老人说完笑眯眯的看着夏炎,这话让后者心里惊讶,忍不住犯嘀咕了。

  这老人,是看出来什么了?

  夏炎暗暗想着,装着恼火道:“当真?你可别坑我啊。”

  “自然当真,喏,这就是剑令,我留着也没啥用了。”

  老者直接拿出一块黑色的令牌,上面烙印着一把小剑的印记,刻着“八荒”二字,散发着一股凛冽剑意。

  这是特殊的剑令,可以不受限制的在剑碑之上参悟剑术和剑道奥义,是八荒剑城里面最高等级的八荒剑令。

  有了这东西,夏炎就能随意进入剑碑之中参悟剑道和剑术,能够领悟前人留下来的无数剑术经典。

  他忍着激动,接过了这一枚八荒剑令,意识一扫,没有发现里面藏着任何的问题这才放心下来。

  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别看这老人面善,实则身为剑修,谁不是杀人盈野的存在?

  剑主杀伐,修炼剑道的人无一例外都是一身杀伐铮铮,眼前的老者同样不例外,虽然看起来很普通很平凡,但给夏炎一种返璞归真的感觉。

  这是一位强大的剑修啊。

  “多谢前辈!”夏炎感激的拜谢一番。

  老人摆摆手,浑然不在意这些东西。

  “对了,刚刚你在这里,那片血海是怎么回事?”老人忽然想起来,直接开口询问一句。

  夏炎听了心头一凛,不动声色道:“我也不清楚,刚刚过来进入宅子里面,还没来得及住进去,就突然爆发了一股可怕的血光,将我硬生生打了出来,差点就死了。”

  说完还一脸的心有余悸,让肩膀上的九色鹿都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扭头闭眼睡过去了。

  连它都受不了夏炎睁眼说瞎话的样子,实在是,忒坏了,这样欺骗一个老人良心在哪呢?

  老人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叹息道:“可惜,没能查清楚是怎么回事,看来是藏在里面很长时间了。”

  “说来奇怪,老朽住在里面足足五百年了,都未曾感应到任何不妥之处,怪哉怪哉。”

  老人一脸迷惑的摇摇头,怪异的看了夏炎一眼,有着些许疑惑和怀疑。

  这话让夏炎心头大震,暗暗捏了一把汗,心里苦笑,没想到这老人竟然在里面住了五百年了。

  “老人家,我要找个地方休息一番,就先告辞了。”

  此时,天空上的剑阵渐渐隐没消失,剑碑恢复了平静,夏炎随即拱手说完,转身告辞离去。

  他走得急匆匆,一步一晃,眨眼消失在街角,只留下这位老人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的样子。

  “这小子...藏了秘密。”老人喃喃一句,忽而洒脱一笑。

  他神色一动,抬头看了眼虚空上,见到了那位八荒剑主散去剑阵,直接吵这里一步踏来。

  唰!

  老人一看直接转身踏着剑步,眨眼消失无踪,不跟那位剑主碰面,好像并不想见他。

  “奇怪!”

  此时,那位老剑主来到这里,看着眼前的大坑微微蹙眉,感应不到任何的异样气息。

  之前血海中的那股可怕的气息不见了,神秘消失,就算是破掉了血海仍旧没看到那邪物是长什么样的。

  这让老剑主很是不安。

  “嗯?”忽而,他转身看向了这个方向,刚刚隐约感应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一闪而逝,眉头微蹙。

  “那气息,好熟悉,有数百年未曾见过了,是他吗?”老剑主眉头微蹙,陷入了沉思之中。

  ........

  “呼,好险!”

  另一边,夏炎走入人群中,轻轻吐了口气,刚刚再晚一点走可能都被那位老剑主发现了。

  他悄然摊开掌心,只见之上漂浮着一滴血,散发着诡异的光芒。

  “先找个地方落脚。”

  夏炎悄悄收起,喃喃一句,快步走入人群,消失不见。

  “这小子,速度挺快!”

  后方人群里,一位背剑老者看着失去踪迹的夏炎,忍不住惊讶了起来,竟然感应不到气息了。

  夏炎将自己的所有气息尽数封印,躲过了探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