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麻雀阁 > 大神诸天 > 250 仗义
  很是凶巴巴的声音,凶神恶煞似的。衬以客栈老板低声下气地哀求声,就更显得落差明显。

  这种时候,个人的力量其实是微不足道的。除非是带着一支大军,赶走这帮失去约束的禁卫军,否则整座城都会在他们的yín wēi下瑟瑟发抖。

  罗飞羽默然站在窗边,听到喊叫声从楼下传到楼上,逐间房传过来,心里虽然不忍,却也无可奈何。

  隔壁房间门被哐当一声踢开,响起一声女子的惊呼,还有孩童的哇哇大哭声。有人在嘿嘿笑着说道:“咦,这个娘们还不错,细皮嫩肉的,老刘头,有没有兴致玩一把?”

  “废话!”另外一个声音说道。

  他们不顾孩童的大哭声,自顾自地说着话,肆无忌惮。

  罗飞羽再也坐不住,打开门。

  两人连房门都不关,就在房间里头,嘿嘿淫笑着,往那个女子扑去。

  有人进门,他们也都没有注意到,眼里只有那个瑟瑟发抖不住哀求的女子。

  罗飞羽快步上前,手掌如刀,在两人后脑勺上一拍,两人立即如软面条一样,瘫了下去。

  女子失声惊叫,怀里抱着个四五岁的女童,哇哇大哭。

  要不是罗飞羽眼明手快,抓住两人的后衣领,他们就会瘫软到女子和孩童身上。

  扑通两声,罗飞羽随手把两人扔在地上,竖起手指,“嘘”了一声,低声说道:“好了,没事啦。我住在隔壁房间,你家男人呢?”

  女子是个居家主妇,长相尚可,肤白细腻。脱离两名如狼似虎士卒的魔爪,她脸上的惊恐更为明显,紧紧搂着怀里的孩童,结结巴巴说道:“他……他……去找亲戚去了。”

  罗飞羽点点头,说道:“不用惊慌,你们什么都没有看见。”

  他探身拎着两人,轻松毫不费力,往外走出门,还不忘回头叮嘱一声,让女子关好门,带着孩子躲好。

  楼下的喧闹声一直不断,哭喊声,呵斥声,哀求声,惨叫声,混杂在一起。

  罗飞羽还没走到楼梯口,那边就蹬蹬蹬直响,又有两人爬了上来。一看到罗飞羽,就大吃一惊,提刀喝问。

  罗飞羽振臂一掷,提在手上的两人如两块大石头,呼的一声,飞了过去,正正砸中那两人。

  四人滚做一堆,顺着楼梯,骨碌碌滚落下去。

  “什么人?好大的胆子!”楼下立时传来一连串的喝问声。

  可是却没有人再爬上来。

  罗飞羽拾级而下,空着双手,一脸平静。

  楼下还有三人,另外还有两人在挨个房间搜查,为首的是个什长,怒目圆瞪着罗飞羽,沉声喝问:“你是什么人!”

  “你们是宇文阀的私兵?”罗飞羽淡然问道。

  “好胆!”什长怒喝一声,“你到底是什么人?”

  两个跌倒的家伙摇头晃脑地正要爬起来,罗飞羽走过,有意无意的,抬脚给了他们一下。两人连声哎呦都没来得及喊一声,就又扑倒在地,动弹不得。

  “你……”

  罗飞羽如此淡然,骇得提刀对着他的三人齐齐后退两步。那个什长自觉不能如此窝囊,喝问一声,却猛然感觉到身前压力剧增,剩下的一句话也就无法说出口。

  “我再问你们一声,你们是宇文阀的私兵?”罗飞羽凛然说道。

  三人面对的压力骤然一轻,什长结结巴巴答道:“我们……是……禁卫军……”

  “禁卫军,”罗飞羽自言自语一般,“昏君都被你们杀死了,还什么禁卫军!外面是正在召集你们么?”

  罗飞羽听到外面传来急促的马蹄声,以及马上骑士声嘶力竭的大喊声。可是三人却摆摆头,不知道罗飞羽在说什么,显然还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呜!

  低沉的号角声,隐隐传来,三人脸色一变。

  马蹄声离得近了些,马上骑士在大喊着:“禁卫军立即到皇城前集合!”

  罗飞羽微笑着,说道:“听到了么?宇文化及这个禁卫总管,在紧急召集你们这些禁卫军到皇城前集合。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三人呆呆地摇着头。

  “那是因为王世充的大军要入城了!”罗飞羽自问自答,“你们唯一的活路,就是赶紧回到关中!不然,嘿嘿,你们会死在洛阳,再也回不到关中,再也见不到你们的父老妻儿了!”

  三人骇然色变。

  罗飞羽继续说道:“别说王世充的大军,就是洛阳城里的百姓,哪个不想着砍你们的头,喝你们的血!还不快滚?再迟一点,你们就连洛阳城门都出不去了!”

  他如此敦敦教诲,当然不是好心,而是要借着这些士卒的口,煽起这些来自关中的禁卫军返回关中的情绪,让他们逃回关中。

  在如此说话时,罗飞羽抬起脚,在躺倒在地的四人身上一踢,四人立时悠悠形状,哎哟叫着,摇头晃脑的,爬起身来。

  “我们走!”什长心里大大松了一口气。收起长刀,大喝一声。

  刚才在面对罗飞羽时,他感觉到如有千钧的力量在压着他似的,让他有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现在这股压力骤然消失,他哪敢再多停留,转头就走。

  其他人立即跟上。

  片刻功夫,一队十人就走了个干干净净。

  客栈掌柜走过来,连声道谢,脸上却愁云密布,显是很担心这些人会去而复返,带着更多的士兵过来。那时候,可就麻烦了。

  罗飞羽察言观色,沉声安慰道:“没事了,这些禁卫军很快就会退出洛阳,回到长安的。”

  “唉,要是真这样,那就谢天谢地了。”客栈掌柜唉声叹气说道。

  “你们都赶紧收拾一下,去找个地方躲好吧。”罗飞羽说道,“给我来坛酒,我就在这里坐着,他们要是敢再来,我来对付就好。”

  围在罗飞羽身边的,足足有十来人,忙不迭地各自散去。只是这里是客栈,能躲着的地方,也就是客栈后面的柴房和伙房什么的。

  客栈掌柜还很仗义,吩咐伙计为罗飞羽端来几坛好酒,还有几碟下酒菜,同时招呼其他人跟着他一起,到客栈后面躲避。

  住在二楼的客人也都急急忙忙下来,那个女子带着包裹,抱着孩童,也跟着大家一起,从楼梯上下来。看到罗飞羽正面带微笑,站在那里,看着众人,心里头不由自主地安心许多。

  不一会儿工夫,所有人走得一干二净,这里也就寂静下来。

  罗飞羽大马金刀坐下,自斟自饮,旁若无人。

  一坛酒还没喝完,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道客栈前停下。

  罗飞羽眉头一皱,仍旧坐在这里。过不多时,有人走了进来。罗飞羽抬头一看,不由得一愣,惊奇地问道:“你怎么来了?”